Home 專欄 【手寫日記|四月】劉梓潔

永利彩票

written by 劉梓潔 2019-04-02
【手寫日記|四月】劉梓潔

點我看今日日記

2019.4.1   南崁,陰天

小說還沒交稿。
早上到樓下路易莎咖啡工作,一開始還專注,後來就都在守著手機,為了見證日本改元的歷史性的一刻。
TBS 新聞台的直播好好看,還請來了三十年前共同決定出「平成」的專家學者談當年軼事。台灣時間11:40,「令和」洗版。我則命令自己繼續潛入小說。
寫小說時的狀態,最好是「不動」。身體不動、心亦不動。只有腦與手在動,如此便可以節能。若能對小說以外的事皆不動心,該有多好。晚餐時重看了2008年的舊片《非常衝突》(Sleuth),原著劇本是哈洛・品特,相隔十年再看,看到了更濃的腐味。


2019.4.2

早上一樣到路易莎咖啡工作,一章完成,默誦了一回《普門品》,迴向給柯慶明教授。在我開始創作的二十出頭歲,能夠親炙這些無比認真、熱情又帥氣的大學者們,真的是非常幸福、幸運,非常感謝文學之神的眷顧。
中午去吃了Kura Sushi(藏壽司),兩個人吃了十盤就飽了,第一次以十盤這麼弱的戰績,抽中了扭蛋,也算小小的幸運吧。
晚上去古亭上瑜珈課,然後搭高鐵回台中。進家門前在 7-11 領了書,《林肯在中陰》,但不能翻開,一看會沒完沒了——與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一起供起來,作為截稿後的獎賞。


2019.4.3   台中微涼

在台中醒來就是一件幸福的事,雖然台中已經很久沒有藍天了。
在家工作不會分心嗎?常被人問 。不會呀,只是會一直去做菜而已。XD
閉關菜就是一次多做一點,分小盒小袋丟冷凍庫,只要拿出來加熱就行。
午餐把解凍的鷹嘴豆南瓜椰奶咖哩加水稀釋煮成湯,晚餐把前幾天剩的義大利香料炒櫛瓜與菇加熱,拌義大利麵吃。
晚上兩位夥伴一起來家裡練習瑜珈,與他們分享一次真理問答中,有提問者問上師:您希望我們怎麼看您?
上師回答:把我當成你自己。
後來有次在生活中出現了一個讓我很頭大的對象,每天都在煩惱怎麼對治他。
突然,上師的話浮現:把他當成你自己。遂安心。


2019.4.4

早餐配《鄰人之妻》,結果一讀停不下來。這是去年夏天去上海書展,世紀文景出版送我的一箱書裡的其中一本。暢快淋漓的非虛構寫作,主題是「性愛」,由性解放到性譴責。最猛的是換妻俱樂部成員的深度訪談,作者蓋伊·特立斯(Gay Talese)接受《巴黎討論》採訪時說:「我總是疏離的,和所有人都是這樣。我在做什麼的時候總是想著假如把正在做的事情寫下來會怎樣……可以說這是我做人的最大失敗。」啊,這恐怕是所有作家的失敗啊。
於是,今天的寫作就在森田童子〈我們的失敗〉(僕たちの失敗)歌聲中開始了。但其實正在寫小說主人翁夫妻最甜最美的一段。
明天清明,晚上開戒喝了啤酒(咦!)Suntory 東京限定生啤,好好喝。


2019.4.5    彰化

清明包潤餅是老家年中大事。
炒麵、豬肉絲、鵝肉絲、紅蘿蔔絲、筍絲、黑木耳絲、豆干絲、蛋皮切絲,每樣分開炒,花生粉、糖粉、海苔粉、芹菜粒、香菜……每年都是媽媽和二位嬸嬸料理一切,我們只管包。有趣的是3公里之隔的母親娘家是不吃潤餅的,她是嫁過來才學的。作為最具代表性的祖傳料理,我會做嗎?嗯,我應該會大鍋把所有東西炒一起吧。
午後,和家人趨車上清境農場。把一雙很喜歡的亞瑟士球鞋送給媽媽(其實她已經直接間接跟我要過許多回XD)只是一念:如果她這麼執著想要,我又何必那麼執著不送她呢?遂圓滿。


2019.4.6   清境合歡

難得的全家小旅行。早餐後,媽媽和妹妹一家帶小孩去農場餵綿羊,哥嫂與我繼續開車上松雪樓。果然,到三千公尺,氣壓、氣溫、空氣、天空顏色都不一樣了,好久好久沒看到湛藍的天空,光是這點就很感動。
很久沒爬台灣的高山了,當然今天的合歡東峰與小奇萊山都只是健行路線。已經忘了台灣的山有多美,黑色奇萊神氣雄偉依舊,我與山之間不再是「征服」,而是守護。彼此守護。幾株早開的玉山杜鵑美極了,是會滲透到心裡成為力量的那種美。
手機計步器顯示今日爬了 122 層樓。山有多高?我們始終不知道,只是一步接一步地,爬上去了。


2019.4.7    台北

鐵腿了。
一早搭高鐵北上,參加瑜伽慶典。在佛陀誕辰前夕,慶賀聖者顯現於世的慶祝活動。會後一起晚餐,我與另一位夥伴擔當廚房組,做印度咖哩。
這是幾年前,紐約的前輩,一步驟一步驟教我們的。當時我只覺得複雜又麻煩,光炒洋蔥就炒到鐵手,學了,卻沒做過。這次翻筆記,練習多回,愈來愈有心得了。我極愛吃印度咖哩,學會了,真是幸福的事。
晚餐時段,特別節目是求婚驚喜。一同練習瑜伽的伴侶,決定一同走人生的道路。新郎拿著花束出來自己就落淚了,非常感動、非常美麗的時刻。
願天下所有靈魂伴侶天長地久。today


2019.4.8    台中

「精進就是不散亂,溫柔地不散亂。」祖古烏金仁波切言。
「你看著海龜在海裡游泳,但你知道牠真正在想什麼嗎?牠想上岸產卵。」聖羅摩克里希那言。
做這做那、授課演講、舟車勞頓,越近截稿越難溫柔地精進。那是因為在我太有自信的過去,就為自己的四月初排下了「截稿後行程」,但未來多麼虛妄。
「精進就是對所修法門生起喜悅。」邱陽創巴仁波切言。好險,我總是寫得很喜悅。這次抱著從愛情小說畢業的決心與野心——呃,又是一個太有自信的預言。
遠藤周作在創作《深河》期間的日記後來出版了,才得以窺知那段時間其實他已受病痛之苦,而原來我的截稿是伴隨著做菜、鐵腿。天熱了,開始打精力湯。願明日精力無窮。

0 comment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意見